思念儿时的腊月

【时间:2020-01-07 20:11】【来源:邵阳新闻在线陈贵清【字体:

邵阳新闻在线讯(通讯员 陈贵清)“儿啊,我明天和如意(外甥女)去乡下了,如意放假了”,刚进家门,老娘就对我说。娘的一句话,使如梦初醒,整天忙头昏脑涨,不知又到了腊月十三了,全然没有过年的气象,不知从何时起,大年三十都要上班,后来虽然三十不上班了,还是要上班到年前二十九日,大家好像要鼓起劲像大跃进一样,明年就赶英超美了......

突然非常思念儿时的腊月,那时的腊月,虽然没有小溪的弹唱,没有蝶蜂的飞舞,花儿谢了彩容,叶儿褪去绿妝。然而,腊月的欢乐温馨却在人们的心里涌动。

那时的腊月是一首古老的歌谣,吟唱着忙碌,红火和喜悦。把“年味”烹浓,把幸福酿造。

儿时在腊月里,格外温暖和舒心。一年复一年的日子过去了,每一年的腊月,无论在城市,在乡村,还是从城市赶往乡村,无论世间如何变迁,不变的是内心里的牵挂和回家来的企盼,不变的是将平凡的日子过成诗,将平淡的日子过得红火,乐观安然。

儿时的腊月,涌动的人潮挤满了年味浓郁的集市商廈。店铺攤位挂满红红的春联和福字時,把“年味”吵得浓浓的。欢声笑语挤满马路街道,大人小孩洋溢着快乐和喜悦。虽然如今的“年”一年比一年丰盛,年味还是淡了些,远没有儿时乡村里的“年”那个鲜活劲。记忆中的过年,犹如一壶古朴醇浓的老酒,越品味越浓。

腊月是新年的序曲。跨进腊月,特别是到了小年节,人们就忙碌开了.男人们赶集粜粮,碾米磨面;女人们扯布买办,洗补衣裳,扫除庭院,二十五杀年猪,二十六打豆腐,二十七杀雄鸡,二十八打糍粑,二十九酿甜酒,忙得不亦乐乎,到了除夕那天,一切准备停当;米面油盐,鞋袜衣裳,或新,或旧,或补,总是干干净净,不把晦气带到下一年,渴望在辞旧迎新中盼来好的年景。

儿时,我喜欢腊月.它匆匆忙忙,充满希望,有对往日的回顾和追忆,有对新生活的向:腊月的风俗令人遐想:吃腊八粥,吃祭灶糖,蒸年糕,迎财神,接祖宗等。穿衣吃饭量家当.那时候,家里穷,但最让我难忘的是爷爷尽管再穷也要给我做过年的衣服.新年穿上新衣,得到大人们的赞誉及小伙伴们的艳羡,心里美滋滋的甭提多高兴了......

腊月的日子,是一首朴素,温柔又欢快的歌谣!

而今,当我在腊月重温童年时,心里怎么也忘不了勤俭朴素,互敬互让的美德及与父亲、爷爷共度腊月的美好时光。

而今年味在逼近,人们不是盼过年,而是在年临近时,不知所措地等待,平日生活工作的状态,紧张忙碌仍然在延续,所有工作单位上的人并没有因年的到来,有点改变。特别是上班到年前二十九,我不知道在北京工作的人们怎么回家陪父母过年?传统文化传统节日传统传统......这似乎与大年的美好相悖。我不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什么?是无休止的上班上班?难道这不该是我们领导应该思考的问题么?

我还是思念儿时的腊月儿时的年!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茜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20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