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岁的风

【时间:2019-11-27 15:05】【来源:邵阳新闻在线【字体:

我的名字叫作风,在这个时代今年七十岁。在庄子的时代,我曾将一只大鹏送上了九万里的高空。

我的骨子里铭刻了中国的故事。

我曾穿梭在这大好河山,曾解落三秋叶,也曾吹绿江南岸,曾替失意的李白扬起一片云帆,也曾跟随孟郊的马蹄“一日看尽长安花”。卷过易安的珠帘,也曾在易水吟啸着荆轲的苦寒……

然而,不全是壮丽河山。

我曾穿过烟笼的秦淮,听见商女一声声突兀的歌唱;曾跑过安史之乱中七百万国民的尸体;曾路过珠光宝气的宫殿,看见严嵩贪婪的老脸;曾看见在他手里不计其数的忠臣义将的冤魂在呜咽。唯有一声声叹息,默然流泪。

我含泪前行。我想托起那些不人不鬼的鸦片吸食者的头颅告诉告诉他们“国难当头”,我想举起那充满屈辱的辛丑条约一把撕个粉碎;我想楸住昏庸统治者的衣领一拳打死;我想握住那些食不果腹一腔热血的青年的手,大声呼啸着“救亡国存”!

我恨自己软弱无助。因为我无法吹走来自大洋的坚船利炮;无法扑灭圆明园的熊熊烈火;无法驱散黄海之上的滚滚浓烟;无法熄灭八国联军瓜分中国的野心;无法唤醒这整个民族的觉悟;无法抹去“东亚病夫”的耻辱!我看见数千年的文明被烧成瓦砾,我看见亿万条脊背印满了鞭痕,我看见了中国的土地上挂起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我悲痛。是因为一个个先贤者站起,又倒下;是因为一个个华夏人民对侵略者阿谀奉承、点头哈腰,转身对着血肉同胞拿起屠刀;是因为中国一盘散沙,洋人们把中国的土壤已划好了名分,而中国人却兄弟反目,让侵略者坐获渔翁之利……

我椎心泣血,我肝肠寸断 ,我痛心疾首。但我听到了一个伟大的声音,他说:“他们都是纸老虎。”

于是,我吹开这个时代的帷幕,上演七十年的故事。

于是,我擦去那些黝黑的面颊上带泪的汗珠,我拂去那些跪弯的膝盖上带血的尘土。我传播觉醒者勇敢的呐喊,我扬起革命者高举的旗帜,我帮助星星之火拥有燎原之势。千年帝宫轰然崩塌时,我热烈地拍动大地上绿色的树叶,残破的太阳旗坠入大海时,我轻轻鼓动太平洋蔚蓝的水波。我从长征火箭里吐出炫丽的烟花,我让杂交水稻的香气传遍世界,我掠过C919大型客机的双翼,我放飞“嫦娥五号”时,想起了那个美丽的传说;我托起“天宫二号”时,想起了那只遮天蔽日的大鹏。

七十岁的我,七十岁的新中国。七十年风雨同舟,七十年沧桑岁月,七十年奋斗不息,七十年灿烂辉煌。我吹开七十年的历史画卷,描绘的是一路上的困难艰辛,拂着七十年的万千诗篇,歌颂的是一幕幕壮美的画面,领略七十年的巨大成就,振奋的是一颗颗中华儿女的赤子之心。

翻开这新的一页,我要把这七十年的多少悲壮,多少感动,多少梦想,多少荣光,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诗篇,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心田。

作者  五峰铺镇青云中学九年级二班 唐子楚

指导老师 郭玉芳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思洁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9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