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师一生情——我和陈德跃老师

【时间:2019-09-10 09:11】【来源:邵阳新闻在线【字体:

“黄……小……兵……”每次听他说出我的名字,咽喉就鲠了。只见他用右手扶住右腿艰难地从高低杠放下,动作的艰难没有遮掩住那经典的笑脸。我快步地走向前去,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老师您好!老师您早!”然后帮他理理衣领,泪水和酸楚分明充满了眼角!

每天都重复这一幕,重复着心酸、泪水、祝福……

他叫陈德跃老师,是我高一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长我6岁,从后面猛一看去,面貌甚是相同,再加上性格爱好彼此相似,因而成为良师益友。与他相见的那天很美好,丹桂飘香的1983年的9月2日,整个六中洋溢着热闹、热切和热烈。因为家里穷,爸爸和我一起来报名,旨在通过他同学的同学帮我赊学费。那天,我穿着三姐给我的衣服,姐姐说是姐夫穿过的,有点长,但穿在我身上却显得那么短,成为别致的五线谱挂在腿上,于是我便把裤袖往上扎。陈老师知道爸爸的来意,做了暂时的犹豫后,竟对爸爸说“我来帮你赊学费吧!”父亲以为听错了,我更是不敢相信!早上5点多起床步行30公里到学校,又马不停蹄办手续的所有疲劳一扫而去!我感激得要叩头了,因为想到学费、想到爸爸求人时的样子,我真的想往地里钻。惊慌间老师第二次郑重地说明,我的心里只有感谢和敬意!后来,他的每一堂课我都是带着感激去恭敬地听。

陈老师的语文课扎实又厚重,像妈妈纳底鞋一层一层再一层。每篇文章的重点、难点、段落、中心思想、写作特点等都在他厚重的粉笔中跳跃着,有人抄起牢骚满腹、有人抄得怨恨逃课,而我,抄得津津乐道。他上课的风格很像藤野先生,也像韩麦尔先生。他特别喜欢将我的文章在班上念,美其名曰:范文。不过,其时出了一件尴尬事。那天,他照样念范文,念完后他说这是我们班上的写手“王小兵”的作品,只见叫王小兵站了起来哆嗦着说:“陈老师,我没有交作文。”后来,他和同学的目光才齐刷刷地看着我这个“黄小兵”。因“黄”与“王”的美妙谐音,我们逃过了老师许多提问。有一次,他笑呵呵地对我说,你干脆叫做“黄志兵”算了。那时,我太不懂老师的期望,遗憾至今。

第二学期,中考前的星期天。老师把我留在学校,因为实在没有回家的路费,即使走上三个多小时的路也是白搭。上午,我和他弟弟到学校后面的田垅去检田螺、抓螃蟹、挖黄鳝,中午我吃上了进校来的第一顿饱饭。他喝了好几瓶啤酒,后面也来了好几个老师助阵,那时的欢乐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傍晚时,我偷偷骑着同学的自行车,凭着几个小时前学到的技术去逛街。但,出事了,由于避让行人我直接摔倒小溪中,右腿扭伤骨折了。我醒来时,已经晚上十二点多,睁眼就是陈老师。在愧疚、难受、无奈、恐惧中接受了他的教育教育再教育。40多天中,情感在每天的背上、送药、送水、洗衣中升华。原来他是我生命的贵人、呵护者。期末考试,我的语文成绩班上第三名,因为缺课,其他科目就一塌糊涂。但我对语文的情感与日俱进,因为,文字中有他、有我的生命、有我前行的力量。

好景不长,高二时他调走了,带走了我的希望和忧伤。三年后,与爸爸一起去新宁,班车在黄龙乡接了一批人,大家纷纷往后赶。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定住了我的眼神,“陈老师,陈老师……”只见他也睁着大大的眼睛也,不知所措。我立即让开位置,把他拉到座位上。下车了,他“竟然”马上离开我们,正在我失望时,他买来了一大摞苹果、罐头,硬生生地塞到我爸爸的手中。我愣住了,老师已经把我当作亲人了,爸爸也支吾着,我呢?只好木讷似得愣在那里,口中连连说谢谢。

参加工作后,我们几乎没见面。但我结婚、生子、进修、晋级等所有信息他都知道。1997年至2000年,我自考专科毕业后又自考本科毕业。那天,从教育局办完领奖手续,便钻进熙熙攘攘的人群排队购票回家,不知道陈老师从哪里出现了,竟笑嘻嘻地站在我的眼前,“你可以呀,小兵!”按住我的肩膀不时地夸奖着。得知车已经走了需要到回龙转车,他比我还急。不知道他通过什么关系,给我搞到了到回龙的车票,并敦促我立即去回龙转车回家。“你应该穿件好的衣服来领奖金。”只见他取下眼镜,在衣角边擦了擦,爱和自豪洋溢在他脸上,好像获奖的就是他。之后,他托人带来许多消息“要黄彬(他知道我改名了)到黄龙来吃脐橙。”“要黄彬到我单位来玩。”等等。但我总以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拒绝了,如同夏天拒绝春天的继续,到头来变成失落和痛苦。2010年的一天下午,学校来了一拨人,当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时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陈老师驾车来看我了。那晚我放开肚量,与老师一醉方休。我醉了,因为老师而醉,醉得那么开心!“您们敬我老师的酒,我全喝!”老师笑了,大家都笑了。

记不清是那年了,我正带着老师打篮球,原六中的老领导悄悄地告诉我:陈老师中风了。“啊?啊!……”作为主力的我竟然把球无缘无故抛出了球场,队友们说我疯了,老师们说我傻了。是的,我真的疯了,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为了印证传闻的真实性,我打了一下午电话,希望传闻是假的,但现实太残酷太残忍。他真病了,也真变了。原来魁梧笔直的身躯变得一瘸一拐,原来爽朗雄健的硬汉变得神情恍惚,见到我时只是摇头不曾相识。他每天都会在崀之韵广场散步,走一步歪一下,走两步歪三下,吃力地摆动着无力的腿。十步不到,却已大汗淋漓!每走到樟树或者灌木面前,他就会做个深呼吸,然后“咦……咦……咦……”地喊着。走在后面的我,不知所云更不知所措!我悄悄地去商店买了许多东西给他,他凝视着我半晌后便一直摇头、嘴巴说着只有他自己懂的文字,然后甩甩、颠颠地走了。他就这样天天坚持锻炼,寒来暑往地追赶着太阳。他的坚强和执着感动了广场晨练晚操的人,更感动了上帝。在强大的力量和不可替代的努力中,老师终于可以说话了,走路也硬朗了许多。那天,照样散步,他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于是,我们又有了交流、继续重复着这段刻骨铭心的友谊之旅。

金岭苍苍,夷江泱泱!对于陈老师我无需过多的词语精装。只用儿子的眼光看待、用挚友般的手紧握。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者时念其师,人之间不要被太多的物质包裹灵魂,学贵得师,亦贵得友。驻在心灵深处的人,有陈老师,幸矣!

作者:新宁县高桥镇中心学校 黄彬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张洋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9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