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在扶贫

一个大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感想

【时间:2019-02-11 16:31】【来源:邵阳新闻在线李小安【字体:

邵阳新闻在线讯(通讯员 朱乙丹 指导 李小安)“一个人可以万众瞩目,但他不一定伟大;一个人可以很平凡,但他可能很伟大。”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我爸爸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的父亲叫朱海峰,是新宁县民政局殡葬执法大队大队长。2017年,父亲根据上级的安排,去了一个叫“双江”的边远山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而这时正值我进入黑色高三之际。从此,家里便充斥着我无休止的抱怨声。

“扶贫”是什么?对于尚未走入社会的我来说,是一个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字眼。

家里的水管爆裂,整个客厅溢满了水,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挽起裤脚,拿着扳手修理破旧的水管;半夜生病发烧,扶着我去医院的是母亲,凌晨两点半的医院走廊,寒风呼啸,我心里透着无尽的凉意;18岁的成人礼,整桌的菜肴,暖黄的灯光,母亲旁边的空座位,给我的是无尽的心酸与苦涩……

说什么“孩子,我们这些扶贫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员,要将党和政府的温暖带给每一位群众,要确保每个贫困户都能达到‘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任务重”;说什么“扶贫攻坚要不落一人,要入户走访,收集信息,走不开”;说什么“要因地制宜,因户施措,让他们增收增效、改善生活……”这就是父亲给我种种理由,对于父亲的解释我嗤之以鼻。

“借口,都是狡辩。”我曾一度认为,父亲不爱这个家,不爱我,因为“扶贫”,家就像一个旅店,父亲一个月就回来住两三晚,来去匆匆;因为“扶贫”,哪怕回家后被爸爸“臭骂”一顿的小小幸福也得不到;因为“扶贫”,我和父亲几乎成了陌路人……这一年,我与父亲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扶贫”一词,对于那时的我,是懵懂和反感。

2018年8月,我终于逃离了家,去了远方上大学。离开家的那天,父亲终于来了,站在一旁陪我等车的他,电话响个不停。火车来时,母亲早已泪眼朦胧。父亲只是低头替我拿着厚重的行李。上站台时,我忽然瞥见父亲发红的眼眶,他似乎极力在隐忍着内心的不舍。我的鼻翼划过一丝冰凉,泪水滴落在手背上,与父亲这一年的矛盾似乎此刻有了一丝缓解。

进入大学,我选修了《形势与政策》课,课本上反映贫困户生活情况的那些照片,让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还有人过这么苦的生活!通过学习了解到一些精准扶贫的政策,也慢慢理解父亲的这份坚持,理解了扶贫工作者工作的意义。

2019年1月,寒假到家,我主动向父亲提出要去他工作的山村去看看,想近距离的接触扶贫。父亲愣了一下,很惊讶的看着我。

春节前两天,我跟着父亲的工作队来到他扶贫的崀山镇七星桥村。刚到村口,便看见一只黄狗摇着尾巴欢快地向父亲他们扑来,纯朴的老百姓诚挚地与他们攀谈着。

“书记,你来了,我的危房改造款已经领到了”

“书记,我的养猪补贴款到账了………”

“朱书记,谢谢你,我们一家今年能过上一个吉祥年了。”走到一家村民的屋子时,一位年势已高的老奶奶蹒跚着走过来,她握着父亲的手,嘴里不停地道谢。

父亲告诉我这位老人家境贫寒,老伴很早就去世了,她自己因为常年生病,儿子又只会干一些零散的苦力活,一家人挤在三间破旧的土坯房里。通过扶贫,她家现在住上了政府帮她新建的水泥砖房,工作队还介绍她儿子在县城务工,每月收入两千多元……此刻,我的脑海里浮现了诗人杜甫的诗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俱欢颜。”高中时,老师一遍又一遍地给我们解读,依旧是半知半解。此刻,我豁然开朗。

我从包里拿出了自己一学期积攒下来的零花钱,递给了这位老奶奶。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口里不停地说:“谢谢,谢谢党和政府,谢谢领导,谢谢你小姑娘。”

随后我又跟着父亲的工作队到其他的扶贫户家里走访,每到一户,扶贫工作队总是仔细询问村民扶贫款项到账、年货置办、明年春耕备种等情况。

一路上,听见父老乡亲们说现在的生活好了,公路宽了、房子新了、绿化美了、腰包鼓了、日子越来越红火……

一位老奶奶知道我的身份,亲切地递给我一杯酥油茶,颤颤巍巍地往我的手里塞花生。父亲告诉我,酥油茶和花生是这个村最崇高的谢意。顿时,我的眼眶一片氤氲。

我看着听着感受着,觉得阳光下的爸爸,是那么的高大,不仅没有对爸爸再生气了,反而对爸爸有了许多敬佩。

“扶贫”一词,对于这时的我,是理解。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父亲的工作队为做到精准扶贫,他们尽心尽力、奔走忙碌、挑灯夜战……山村的每一角落留下了他们坚实的脚印。逢年过节,父亲总会收到群众发来的致谢信。虽然短信中只是短短的几个字,可父亲的心却因此变得温暖和坚定起来。

离开村子时,己是傍晚时分,此时的山村安详静谧,偶尔听见几声犬吠声。望着路灯下父亲一行人的背影,我不禁感慨万千,中国大地上有许许多多和我父亲一样的基层扶贫工作者,他们舍小家,顾大家,将党和政府的温暖带给每一位贫困百姓;无数的基层干部,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撒向田垄山间。他们脚踏泥泞,俯首躬行,在荆棘和贫穷中拓荒,守在悉心耕耘的土地,静待收获的季节。

“扶贫”一词,对于此刻的我,是践行。

此刻的我,想跨过时空,替高三的自己与父亲握手言和;此刻的我,我想在大学期间通过各种社会实践,为扶贫工作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此刻的我,我想大学毕业以后,积极投身于基层建设,走进农村,深入群众,在田野中燃烧青春,勾勒美丽乡村的蓝图。

我自豪,我的父亲是扶贫第一书记:我自豪,我想接替父亲:我自豪,我们都是追梦人……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 茜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8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