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指瑕”

【时间:2017-11-15 09:18】【来源:邵阳新闻在线黄三畅【字体:

《红楼梦》里的史太君贾母,是个“正面人物”,她老人家有很多“优秀品质”,诸如富有正义感、嫉恨宵小龌龊之徒,慈祥、和善、怜贫护弱,等等。

最典型的是第二十九回里的一个情节。贾母带着一干人到清虚观去打醮,她老人家的大轿刚至山门以内,便命停下来。贾珍凤姐下了轿忙要上来搀扶她,可巧有个十二三岁的照管剪各处蜡花的小道士,正欲得便走出去躲藏,不想一头撞在凤姐怀里。狠毒的凤姐扬手照脸一下,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还骂脏话。众婆娘媳妇也都喝声叫“拿,拿,拿!打,打,打!”这时贾母听了,问了缘由,贾母就说:“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的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那孩子被带来了,跪在地下乱打战。贾母命贾珍拉起来,叫他别怕,又问他几岁了。见那孩子通说不出话来,贾母悲悯地说“可怜见的”,又向贾珍道:“珍哥儿,带他去罢。给他些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这是她老人家发自内心的慈悲,绝对不是表演,她不须表演啊。

至于她善待贾府的小姐甚至丫鬟、戏子,更不要多举例了。

但她老人家作为贾府的“最高统治者”、最高权威,一切皆以自己获得快乐为准则,为了自己的快乐,也就不顾或忽略了他人的屈辱和痛苦了。

第四十回,刘姥姥第二次进荣国府的第二天,贾母、王夫人等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吃饭的时候,凤姐手里拿着西洋布手巾,裹着一把乌木三镶银箸,敁敠(估量)人位,按席摆下。贾母就说:“把那一张小楠木桌子抬过来,让刘亲家近我这边坐着。”凤姐就递眼色与鸳鸯,鸳鸯便拉了刘姥姥出去,悄悄地嘱咐了她一席话,又说:“这是我们家的规矩,若错了我们就笑话呢。”凤姐和鸳鸯是早作了打算,要捉弄一下刘姥姥以开心的。鸳鸯还一改往日的做法:贾母吃饭时,不让小丫鬟在旁边服侍,而像更早的时候一样,自己站在贾母身边服侍。鸳鸯又悄向刘姥姥说道:“别忘了。”刘姥姥道:“姑娘放心。”原来凤姐和鸳鸯商议定了,单拿一双老年四楞像牙镶金的筷子与刘姥姥,刘姥姥拿起筷子来,沉甸甸的不伏手,就说道:“这叉爬子比俺那里铁锨还沉,那里犟的过他。”众人等待的就是这种让他们开心的话,当然都笑起来。书上未说贾母没有笑,想必也是笑了的。

后来一个媳妇端了两碗菜上来,凤姐儿偏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很自觉地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情状,书中有细致的描写。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不笑,还只管让刘姥姥。刘姥姥拿起筷子来,只觉不听使,又说道:“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肏攮(品尝)一个。”众人方住了笑,听见这话又笑起来。贾母笑得眼泪流出来,说:“这定是凤丫头促狭鬼儿闹的,快别信他的话了。”说是这么说,并没有拿出“快别信她”的举措来。

那刘姥姥正夸鸡蛋小巧,要肏攮一个,凤姐儿笑道:“一两银子一个呢,你快尝尝罢,那冷了就不好吃了。”刘姥姥便伸筷子要夹,那里夹的起来,满碗里闹了一阵好的,好容易撮起一个来,才伸着脖子要吃,偏又滑下来滚在地下,忙放下筷子要亲自去捡,早有地下的人捡了出去了。刘姥姥叹道:“一两银子,也没听见响声儿就没了。”众人已没心吃饭,都看着他笑。贾母又说:“这会子又把那个筷子拿了出来,又不请客摆大筵席。都是凤丫头支使的,还不换了呢。”虽上了年岁实际上还精明的贾母,起初难道没看见刘姥姥拿的是这种筷子?刘姥姥在献乖出丑的过程中她没有提出给其换筷子,一直等其献完乖出完丑,笑够了,才提出,只能说明她老人家自己想笑,笑了之后才“悲悯”。说她老人家和凤姐等人一样,“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其实凤姐要让刘姥姥献乖出丑,也是为的贾母),也不算过分。

在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问题上,贾母还是自私的。这种自私,表现在关键时刻,心中最所想的只是自己的骨血、至亲,而对鸳鸯这样的下人、外人,就不放在心里了。

鸳鸯是个“家生子儿”,是贾母须臾不能离开的丫头,平素贾母也算关心她。龌龊不堪的贾赦看上她,要纳她为妾,让邢夫人、鸳鸯的哥嫂来劝她,威逼她,鸳鸯坚决不从,走到贾母跟前跪下,一边哭,一边发誓:这辈子横竖什么人都不嫁!就是老太太逼,就一刀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若有造化,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造化,该讨吃的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也不跟着老子娘哥哥去,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去!说着还左手打开头发,右手便铰。这时贾母气得浑身乱战,还怨怪王夫人是要“摆弄”她。照理说,贾母应该在自己“百年”之前就要给鸳鸯做好安排的,但她没有。

第一百一十回,贾母临终前,关心的只是宝玉、贾兰、凤姐、史湘云、宝钗等,鸳鸯在她旁边,对鸳鸯的归宿,根本只字未提。终究不是自己的骨血啊。所以到了第一百十一回,鸳鸯哭了一场,想到:“自己跟着老太太一辈子,身子也没有着落。如今大老爷虽不在家,大太太的这样行为,我也瞧不上。老爷是不管事的人,以后便‘乱世为王’起来了,我们这些人不是要叫他们掇弄了么?谁收在屋子里,谁配小子,我是受不得这样折磨的,倒不如死了干净。”于是自缢了。

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对一个人,哪怕是圣人(贾母当然不是),也不能求全责备。总的说来,贾母还是可爱可敬的。(黄三畅)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罗俊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7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