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栖居的美丽邂逅

【时间:2017-11-15 09:17】【来源:邵阳新闻在线欧阳恩涛【字体:

今年10月底,在浙江省武义县参加中国传统村落保护(武义)国际高峰论坛期间,陈其旭先生赠给我他的一本诗歌集《幸福就在拐弯处》(阳光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展读此书,诗意如跳动的精灵,向我展示它的挺拔、它的坚守、它的拓展以及摇曳多姿的美;也让我得以探寻陈先生诗歌设置的“拐弯处”,快人一步感受到他的幸福。

一直以来,我对真正的诗人始终充满着敬意,他们是很幸福的人:他们对生活的感情要更加的浓厚,他们有着一种超迈庸俗的精神,能够在寻常之中发现美丽的诗情画意。《幸福就在拐弯处》是诗人将诗意悉心播散在人与自然的沃土上,每首看似信手拈来的诗歌,却都饱含着朴实的情感:既有岁月与青春、烦扰与悲悯的深层触摸,又有家园与情爱、安详与幸福的禅意解读。

如果说诗歌是语言的隐秘建筑,那么字词、句子就是经过挑选打磨的砖块,意象、结构等就是意念混合之后的钢筋和混凝土;而诗人既是建筑师又是居住者,遵循自我认定的空间及美学法则,搭建试图受到时间之光普照的语言之屋,并热衷于坐在屋子里不断地敲打。在《幸福就在拐弯处》一书中,我依稀认清了陈先生赋予这座语言建筑的风格,大致感受到了材料的质地,并仿佛触摸到了内在刻画的符号。如:“山路很长,一个人走/任阳光从肩上滑落/鸟的天籁在背后追”(《幸福就在拐弯处》);“春天还在低处/你看到的我,是凋疏的/就像泰山上的树/只有光秃秃的枝丫”(《泰山上的树》)。在这两首诗中,我就清晰地看到了诗人笔下物与人的交织组合、看到了场景化和时空感、窥探出诗人的情感方向。

心怀美好的诗意,又怎畏浮云遮望眼!读陈其旭先生的诗,会感觉宁静怡人。“你看到茶山上的绿/铺上云端/折叠起来/每一片,都是/可以携带的春天”(《可以携带的春天》)。简洁的语言,诗人充分发挥了意象的作用,呈现出诗人多感易动的性情,外层内层转换拓开的能力以及思索所抵达的深度、广度,渲染出了场景化、情景化的精彩效果;“阳光穿过冰雪/大地满足于自己的静穆/飞鸟收起鸿爪/不想惊动冬眠的鱼/你爱上的世界/一天比一天暖和”(《你爱上的世界》)。由阳光、冰雪、大地、飞鸟这些自然界事物的叠加,并延伸到自然生态上面,衬托出一个安静祥和的场景;“如果想象沿溪而上/你将听到鸟声/任性地挥霍乡恋/看到茶的前身/在雨雾中翘首企盼/等待这个夏日的午后/与你邂逅谈禅/然后,相视一笑”(《夏日的午后》)。看得出来,诗人试图通过对“万物”的体察,通过物我之间的沉思,从物性到人性、到灵魂的角度,表达出对生活、对生命、对人生的感悟和对简约、宁静、美好生活的向往。

读陈其旭的诗,如果深入其中,还能体会出牢笼百态的辽阔,贯穿古今的维度,让人在仰慕古人风流的同时也赞叹当世诗人的优雅。第二辑《一禅一味》就是以朴素自然的视角深入当下的生活,检视着大地上的人情事物,而又不乏内心的探求,谛听着心灵潮汐的涨落。在一种简单、朴素的语言背景下,我们得以领略诗人面对生活表现出来的那种从容与率真,感受轻松、宁静、从容、超然的禅意人生。沉醉在文字的山河间,抬头始觉行万里路与读万卷书同样重要,在第三辑《风中行走》中,诗人截取所去过的各个地方中一些细微但却能引发感受的事物,如一架水车、一座浮桥、一场雨、一棵树等等,进行不拘一格、独具慧眼的诗意采撷。在行走的他乡之外,同时也不乏着眼家乡的诗作,如同打开一幅地方的风情画卷,诗人的情感和情怀跃然纸上,在第四辑《在水一方》中,字里行间充溢着满满的“家乡味道”。陈其旭先生写家乡的风土人情、乡野村落、人与事:既有对家乡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埔寨飞龙”和中国古村落“古镇丰良”的吟唱,也有对空巢村、空巢老人寄予的同情与反思,诗歌取材独到、特色鲜明、用情真挚,形象、清晰地勾勒出切入生命和热爱的一方水土,表现出一个诗人讴歌家乡的应有之义和对生养自己的乡土的感恩之情。

陈其旭先生他心静如水,用朴素温煦的文字,讲述着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回避的生活,观照着身边的诗意与寂寞、高贵与庸俗,在沉思中让灵魂走得更远。“走一条未知的路/你褪去青涩、犹疑/拐弯处,就有幸福在等你”(《幸福就在拐弯处》)。这是诗人在生活、人生之途上一路行进间发出的心灵之语,在诗意栖居的美丽邂逅时流露出的是一种成熟、洞悉之后的从容;我相信,每个人只要拥有诗心、情怀与爱和对生命的真挚与感悟,在转身和拐弯之处,必然会与幸福欣喜相遇。(欧阳恩涛)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罗俊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7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