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沈园

【时间:2017-07-17 11:30】【来源:邵阳新闻在线刘绍雄【字体:

那天,唐婉走进沈园的时候,葫芦池畔正纷纷扬扬地飘袅着柳絮。陆游恰好穿过飞扬的柳絮向她走来。唐婉的丈夫赵士程不知拐到哪一角去了,石桥上只剩下她和她的前夫也是她表哥的陆游。那个时候的池水荧荧如镜。镜里有一个很标致的女子,脸盘似月,美目传情,只是眼里汪着泪泉。还是十年前那个耳鬓厮磨的婉妻吗?陆游似梦非梦怔怔地盯着她,将自身盯成了一座茕茕孑立的青铜雕像。那一阙《钗头凤》绝唱就一滴一滴地滚落下来,洒进了池塘,坏了一池水,又涩又苦,且浑浊不清,再也照不见翩若惊鸿的倩影;溅上柳枝,打湿了纤柔的柳絮和所有读过宋词的人的情感。从此“沈园柳老不吹绵”,每位中国的读书人心里都有一个沉重的沈园。

沈园邂逅的四十四年后,七十五岁的陆游剑门归来人已老,可情难老,常梦见铁马冰河和秋风散关,亦常怀念那位深情凝眸的发妻唐婉。一天,风和日丽,春色如昨,陆游突然执意去重游沈园。他颤颤巍巍地踅上汉白玉小桥,环顾周遭,园子很空,不见人迹,惟有满园柳色睁开嫩青的芽眼,斜睨着白发蟠然的他。东风嗖嗖地吹来,他感觉到身上很冷,他没有想到人去园空的沈园,即使在春暖花开的眼下还有这么深的彻骨寒意,心里有点后悔这次以老病之身作旧地重游,勾起他许多不堪回首的旧情新恨之记忆。当天回来,陆游就病倒在绍兴郊外的孤村里,呕沥出一口口殷红的鲜血,衍化成他那摧肝裂肺的《沈园》:“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这样的绝句你读不得,一吟双泪横流,情殇的香魂逆着陆游一声声苍老的呼唤,穿越八百年的时空,幽幽怨怨、凄凄怆怆,迤逦袅来,萦绕于心,叫你承受不了陆、唐“孽缘”爱情悲剧艺术的撼人力量。这样的园子你游不得,一游就迷路,很难出园。因为你左折右绕怎么也走不出陆游呕心沥血所营造的情感氛围。陆游的《沈园》遍地疯长,随处可见,宋井里汪着,孤鹤轩里悬着,俯仰亭刻着,连那一池宋朝的瘦湖也泛起陆游怅惘的诗情。那翠绿得令人心儿颤抖的柳色,莫不是陆、唐之恋两情依依的坚贞所凝成?冷翠亭颇似《梁祝》中十八相送的长亭,彩绘斗拱亭顶,红漆游廊亭柱,装饰一新,古色古香,新得就像唐婉刚在这里置办了美酒佳肴,用她那双著名的红酥手举案齐眉,敬给前夫陆游以黄滕酒。好像陆游酒醒刚刚起身走出亭子,去墙头挥写他那阙流传千古的《钗头凤》,直到发现亭中有相偎的妙龄情侣才猛醒过来。今非昔比,爱与被爱的权利在这座古亭里可以公开展览着,自由地表现着,让人格外羡慕。相形之下,在封建纲常名教的桎梏下,只因为“婆媳不合”,陆游的母亲不喜欢唐婉的母亲(也就是陆游母亲的嫂子),进而不喜欢唐婉,而强迫儿子陆游休掉他钟爱的唐婉,他俩夫妻恩爱却不能厮守的恋情,是那样令人伤感而窒息!他俩爱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走出绍兴的沈园,如告别一个禁锢爱情的旧时代,一段早已终结的伤心历史。古迹斑斑的沈园像一个巨大的句号,打在尘封的历史陈迹上。而陆游的《沈园》,永远伫立在中国情史的风景线上,令人为之扼腕叹息。(刘绍雄)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罗俊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7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